人民电竞独家专访-选手、主播、老板-从刘谋到PDD的多面人生

体育焦点赛事比分直播频道及预告
10月24日0:55 阿贾克斯vs切尔西 :
【分类即时比分直播】

在PDD的微博认证中,对他的简介有三个:斗鱼直播主播,小象互娱合伙人,LOL前职业上单。

前LOL职业上单以及斗鱼直播主播,这两个身份自不必说,而今年PDD则正式成为了小象互娱的合伙人,用他自己的玩笑话来说:“我是个‘甩手掌柜’,虽然投了小象,但是还是在忙很多事情。”

另一方面,PDD在YM战队的冲击LPL失败、队员出走后,却找到了另一条培养+输送选手的道路——比如在今年的LPL最佳阵容中,有三名都是出自YM的。

“还是想将自己的电竞梦想延续下去吧”

前些日子,《人民电竞》的记者来到PDD的家中采访了他,在他19岁到26岁的今天,有关于他退役后的多面人生。

以下为PDD自述整理。

从刘谋到PDD

我这辈子和游戏都特别有缘。

我到现在可以从事电竞和游戏行业,我始终认为要感谢我的计算机课老师,那是个女老师,当时我初一上课的时候她一直在玩游戏,我就在她身后看——你可以想象一个小胖子,就专心看游戏的样子,对,我当时就是她的舔狗。别人都在那写作业,我就在那盯着她的电脑屏幕看。

后来怎么样,我就果然成为了一个网瘾少年了。但是每次被我爸抓到,都是少不了一顿胖揍。我父亲是小学毕业,他觉得自己吃了没文化的亏,所以我必须要把读书给拉满,一定要有特别好的成绩,所以对我从小就很严格。

到了高中,当时父母已经准备送我出国留学了,他们送我到一个培训机构——就为了出国学习雅思的地方,但其实我当时早就已经滑了,除了第一天去过之外,可能这一年我都没怎么见过这个老师。你说为什么雅思老师没有联系我父母呢?因为在老师那里留的联系方式,是我网吧一个网友的电话。

后来一年过去了,我也已经在网吧打出了一些名堂,有一个上海的老板组建了俱乐部邀请我,然后我就回家跟我爸吹牛说:这个做的好的话,估计一年能挣个300万左右……实际情况我去了才知道,在上海住的是毛坯房,夏天空调都没有,你热的时候只能用手背、拳头擦汗,不能用手心擦,因为手心擦就把鼠标打湿了。天太热,只好打个冷水盆放在脚下机箱旁边,就是通过那个冷水散发上来的凉气解暑,我崩溃掉了,但还是感觉幸福的,一直练。

工资是1500块一个月,不包吃。当年的我还没有钱的概念,以为成都和上海消费差不多,但是一到那里就傻了。我记得我刚到上海去我们一个整队的人那天同一时间到的,接到之后晚上带我们去吃了一顿澳门豆捞,我记得就吃了几盒“烂牛肉”,也没有我们四川的黄牛肉新鲜,然后各种各样的蔬菜、豆皮。等最后一结账的时候:900多,我直接就跟服务员吵起来了“怎么可能900多呀”,在我的认知里这些东西最多200块钱,怎么可能900?我裂开了,吵了半天,当时我们老板一直在拉着我,说“走吧走吧”。最后我看到单子确实900多,妈耶,一份牛肉卖70多呀。现在想起来,好丢人——这是我打职业第一天见到大家干的第一件事情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很多事情都不可复制,很搞笑,又笑中带泪的感觉。

我人生前半辈子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我骄傲的东西,比如说读书、体育什么的,但是从我接触电脑开始,我就觉得我爸妈把我生下来,在随机转盘的时候,我唯一拉满的天赋就是游戏。我19岁来上海之前是一个网瘾少年,就是在网吧里面天天上网,网管来瓶可乐这种。然后19岁带了500块钱来上海,开始了我的另一种人生,是游戏赋予了我第二条生命。

我曾经只是一个刘谋,只是一个在四川一个普通家庭的一个调皮小胖子。等我接触到了游戏、接触到电子竞技之后,我才有了PDD这个名字,也是PDD这个名字给了我完全不一样的人生,它告诉和教会了我很多道理,它告诉我需要担当、需要责任、努力,还需要对自己、对身边的人负责,它告诉我太多东西、太多道理。所以我觉得从刘谋到PDD是我的第二条生命,我的第二个人生就是PDD。

这一切真正的改变是有一年我爸爸去洗车,他看到车上正在放比赛画面,上面正好有我,他对那个洗车的人说了一句“这是我儿子”,那个老板说你别吹牛皮,我老爸就一脸不好意思。

后来当洗车的人知道这真的是我爸,我爸从此在那洗车免费。

从PDD到“拼到底”

所以我从19岁这个阶段到我23岁退役,其实我中间经历的特别多,有些品质让我让觉得在我的职业生涯里使我很受益,有些品质我觉得让我吃了非常多的亏——这些是我真实所经历的,我觉得这些东西更能切身实际地去告诉别人,我的“学生”们,更能去引导他们,因为大家都是有天赋的人,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条正确的道路、一个方向。我也在回想,自己在年纪轻轻,20岁、21岁的时候,会真正极度地去认真、全力以赴地去做这一件事情,很纯粹的去做。我曾经把这些所有的东西去教给过他们(YM),他们如果成功了,那我也就成功了。

很多人问我,为什么在我还能打的时候、在比较好的状态的时候退役了?其实当时也不算是我的一个巅峰状态,回过头来看,历史上所有的选手在23岁以后,他的竞技状态都是会慢慢慢慢下降,可能有的人没有那么明显,但是你真的相比19、20岁这样的巅峰状态是有差距的。

在当时我已经打了足够多的比赛,在退役之前,我有去看我自己的每一场比赛,认真的看——当时我还没有买优酷会员什么的,我算了一下,差不多光广告时间都得播个两三个小时。所以说我觉得我经历的比赛已经足够多了,在职业生涯里面我也上过巅峰,我也跌到谷底被大家喷的死去活来的,然后我又从谷底重新走出来过,也结交了那么多的朋友、队员,各种各样的……我觉得我收获已经是很充实了。虽然我没有站在世界第一的舞台上去拿过S赛的冠军,但我觉得于我自己而言已经足够了。在当时的情况下,我的年纪和我当时所处的队伍状况,我觉得我们这样的一批人再继续这么打下去,很难再创造更大的成绩了,所以可能是时候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。

我觉得在我打职业的那个过程里面我是最年轻的状态,可能是我这一生最有灵性、最有天赋、最有青春活力的那个年纪,我觉得当时什么样的事情、什么样的情况都得心应手,学习能力特别强,整个人每天也特别开心、特别满足——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年纪。在那段旅程当中,我学习和收获了特别多的东西,我特别喜欢那个时候的自己,回想起来很是怀念那个PDD。

对了,为什么我叫PDD——其实这个名字一开始的意义是“胖弟弟”,因为以前我们家里一起玩都叫我小胖,我自己取的叫胖弟弟,后面觉得这个确实有点太软了,想来想去,PDD三个字最好听的解释是什么,那就是“拼到底”。

拼到底,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觉得还是配得上这三个字的,只可惜没有拿到梦想中那个冠军吧。去年iG夺冠的时候,我在家里看直播,我其实真的没准备好,很多事情就是那么奇妙,真的很难说清楚,你就夺冠了。iG这支队伍是最不像可以夺冠的队伍,从我们最早一批iG的选手我们,到现在iG的选手,到老板,就是四个字:吊儿郎当。打比赛也不像一个强队一样一直连胜,能赢很多队也能输任何队,队员们也是裂开的,要么就是逗比,要么就是很搞怪的人……但是就是这样的他们夺冠了。我很开心,虽然花了好多钱买了好多套皮肤送人,但是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力量,因为iG和我个人的感觉很像,和我人生中对一些事情的想法和看法是接近的,是个逗比,但是拼到底终于有了收获,替他们高兴。

从主播到老板

现在我每天的日常基本上就拉满了,起床可能你会处理点事情什么的,吃点东西后就去健身了。健身结束之后我会休息一下,然后打打电话干干什么的,就开始直播,时间从晚上7点开始,在12点左右结束,差不多磨一会儿再聊聊微信什么的,去睡觉——每天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从健身房回来,然后洗完澡躺在我的床上,处理一点事情,慢悠悠的、悠哉哉的那种感觉,太爽了。

在12天的时间我减了20斤,最近我进入瓶颈,在220这里卡住了。但是我精神状态特别好,我觉得自从减重了之后,看世界比之前更清晰了,在训练完之后感觉大脑的思路和角度比之前更多,更舒服了,人的状态会变得很好——现在体能拉满了,超强,记得我第一天去健身就练吐了两次——真的练吐了,现在去的时候,我是动作最标准的那一个,坚持完我还会对教练说一句:“舒服”,哦对,今天说的是“柔顺”。

现在我努力所做的事情就三个部分吧,第一个就是在电竞这件事情上,目前还在培养一些选手,应该说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电竞梦想。第二方面就是在直播领域,保证自己在直播中的状态。第三就是我自己,因为我之前身体不好,我去年检查出来我身体其实长了一个肿瘤,在肝脏上面,还好是良性的,所以请大家不要担心。通过这件事,我重新审视了自己,我领悟到此前很多东西、想法都是比较偏激、片面的,但不论做什么,都有一个良好健康的身体,可能你这个人的状态会更棒一点。

关于做老板,其实自己还没有适应这个身份。这家公司(小象互娱)是我和一个好朋友在两三年前在成都的时候想起来的,后来我们把两边的资源整一整,其实可以好好地干一场,然后我们就开始做了。从我们结合到现在,公司真的发展得好猛,整体团队的状态、信心也特别强。我呢,其实是个“甩手掌柜”,我可能在一些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事情、市场、品牌的事情做的比较多点,其余的时间我还是有自己的事。

对于未来的话,我觉得我倒没有想得很细,因为我觉得从我20多岁到今天为止,这几年我自己的状态和我自己所想的东西其实一直在变化,如果说有哪里特别稳定的话,就是我一直还在做着电竞相关的工作。未来几年我能够在电竞和直播这件事情上面,能够给自己交一份比较满意的答卷吧,这是初步的想法。

我个人的问题,什么时候结婚?这个要商量着来吧,哈哈。目前还是以身体健康为主,教练夸我是健身天才,说我“背很宽,练起来会很好看、学动作又快,真是个健身奇才”。

他说的我信了吗?我是信了的。

采访结束了?好的,bingo。

人民电竞记者 皮杰讯